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院动态 > 正文
【南方都市报】长大了我就成了你!珠江医院“医家人”义诊,两对“父子档”上阵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9-08-19)  责任编辑:宣传处   发布日期:2019/8/19 16:39:13  查看次数:589 次

作为一个医生子弟,幼时最经常看见的就是父辈匆匆忙忙离家的背影。而当面临高考志愿填写时,这些医二代、医三代们又义无反顾的将全部志愿都提交给了医学院校。于是,在广州市各大医疗机构里,类似父子医生、母子医生的家庭不在少数。

第二个中国医师节即将来临, 18日上午,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在门诊大厅举行了“医家人”主题义诊活动。出诊的专家是两对“父子档”——泌尿外科主任刘春晓教授与口腔科医师刘鹏父子,急诊科主任医师李奇林教授与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李功辉父子。值得一提的是,现场提供测血糖服务的,还是急诊科“情侣档”高强、易篪华。4位专家耐心地为前来就诊的居民们提供心血管内科、泌尿外科、口腔科、急诊科等相关疾病的医疗咨询。

对于“医家人”的理解与体会,刘鹏医生说,外人看到的是医生的“妙手回春”,而从医多年的父亲却深知作为一名医生的艰辛和不易,从小耳濡目染的他早就在心中将父亲作为目标和榜样。在李功辉医生儿时记忆中,父亲是不善言辞的,但每当聊起工作时却又滔滔不绝,从小他就喜欢听父亲讲述发生在医院的故事,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便爱上了医生这个职业,并立志成为一名像父亲一样出色的医生。

李奇林:将儿子引上医学道路  关键是要学会换位思考

年过七旬的急诊科胃肠消化内科专家李奇林,迄今行医已经50年了。对于从医的辛苦,他自己有着异常深刻的认识。一辈子做了超过1万例以上的胃肠镜,转行到了急诊科后,又是没日没夜的工作。

“但医生这个工作无疑是非常稳定的,而且每当为患者解决掉现实病痛的成就感是非常明显的”,李奇林老主任向南都记者表示道,也正式因为这样,当儿子李功辉填报志愿时,几乎全部志愿都留给了医学,而且学的都是临床。“至于他从医后学术上的造诣,那并不强求,努力了就行。”

而儿子李功辉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毕业后,进入到了医院心内科后,业已成长为科室的业务骨干。只是定期轮上值急诊班时,经常要半夜三更起床出发,用五分钟时间赶到医院完成急性心梗的治疗。1983年出生的李功辉医生,终于在自己三十多岁的时,开始像父亲当年一样起早贪黑的治病救人。

父子俩除了在家里见面,平素最多的时候是急诊科请大会诊了。作为心内科的医生,李功辉会经常性的在医院急诊室里见到退休返聘会急诊科出内科门诊的父亲。“父子俩同时上阵治疗同一个病人的机会不多,毕竟他的等级太高,但每当有急诊科会诊,回家时我们都会讨论到这个病理的情况。”

李功辉表示,父亲在医学道路上给了自己很多的指引,尤其是在如何换位思考如何人文得对待患者方面。此外,有着很强中医功底的父亲,在对待一些具体病例时,有时一句话往往令他茅塞顿开。“记得一个反复高热的心内科病人,用了什么药物都不好,最后老爸一句使用中医药方案的建议,最后还真的见效了”。

医三代刘鹏:接不了父亲的衣钵  接母亲的

2003年填报志愿时,一心只关注学业的刘鹏并没意识到紧随其后的几年时间里,医患纠纷会那么突出。直到学了医,临近毕业时在外地医疗机构实习时,经常性的见到横幅,才提示着医患关系正在滑向谷底。

他堪称医学世家的子弟,父亲是我国泌尿外科领域著名的刘春晓教授,母亲则是口腔科医生,祖父辈则也是从事医学相关的工作。

“我学医,其实是受父亲的很大影响。在高中阶段,为了培养我的学医兴趣,老爸是天天在我面前得瑟他做过的泌尿外科高难度手术,用视频、示意图来反复的解说其中的难点……。”刘鹏直到父亲非常期望他能继承衣钵,可最后刘鹏选择了学医,却毅然的选择了母亲的相关专业-口腔医学。“当外科医生太幸苦了,我的童年、孩提时代,以及我的学业,都是同为医生的妈妈在负责。”

学成后,当了医生,刘鹏很庆幸的看到了医患关系的缓和。“当时都谷底了,这个矛盾纠纷肯定会慢慢解决,慢慢的加深理解的。”

现在,刘鹏在珠江医院这家综合医院里,每天要接诊15-20个左右的口腔病患,患者也多,事也繁琐,但终归还是没有学临床外科那么辛苦。“但老爸教我的做医生要精益求精,我记下了。”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实习生郭美婷 通讯员伍晓丹

点击阅读原文